欢迎光临!

正文

辛德勇:东汉王景治河与堤防修护制度的完善

Sep 09
admin 2020-09-09 13:59 图片中心   浏览量:   次

王莽首建国三年(公元11年),黄河在魏郡(今冀、鲁、豫三省交界地带)决口,泛滥于河道南岸数郡地界,侵及济水和汴渠。对待黄河南摆,黄河南北两岸的地方官员持分歧态度。南方的官员主张快捷阻滞决口,使黄河北归,而北方的官员则赞许维持南流近况。王莽本人祖籍元城,在今河北大名附近,河水南徙,能够使他的祖坟家园不再受黄河的侵占,因此他站在北方官员一面,听任河道转徙,不予阻滞,从而使黄河河道发生了较大迁改。但很长一段时间内,不息异国固定的河道,处于一种很担心详的散漫状态。

东汉建国以后,在光武帝建武十年(公元34年),首有人挑议治河,又由于南北两方的官员相互掣肘,未能进走。此后河势进一步凶化,河水冲击汴渠,渠口水门沦入黄河,不光灾区民多受害日深,南北水上交通航道也受到了主要影响。于是,在汉明帝永平十二年(公元69年),朝廷决定治理黄河。王景因拿手水利工程技术,具有治水经验,从而奉命主办治河工程。

临沭端贬集团有限公司

这次治河工程包括治理汴渠和黄河下游河道两片面,一切动用了数十万人,耗往经费数以百亿计,工期一年,末了成功地治理了这两条水道。

王景的治河工程主要是修筑沿河大堤,固定新的河道。从今河南郑州附近的荥阳首,到今黄河口附近的千乘海口,修筑长堤千余里,牢牢地控制住了新冲开的河道。在筑堤之外,他还根据地形和河道的状况,对一些河道进走了改造、疏导,或裁曲取直,或凿高就底,使水流更为通畅。

王景治河以后,直到唐朝末年,在长达八百多年的时间内,黄河仅有40个年份有决溢的记载,相对于决溢反复的其他时期来说,能够说基本上处于安流状态(唐末到近代的一千多年内,大幼决溢1500多次)因此引首了后世的普及关注。关于这一阶段黄河永远安流的因为,以前多归功于王景治理有方,当代有些学者又认为,这暂时期黄河中游植被较好,首到了决定性作用,由于卓异的植被能够大大缩短下游河道的来沙量,从而减缓淤积。又有人综相符各项因素认为新形成的河道入海距离较短,比降较大,从而挑高了河水的流速和挟沙能力,减轻了河道淤积,这一点对于黄河永远安流首到了决定性的作用。此外,植被气候、堤防乃至海平面的转折等等各项因素,也都首到了必定作用。不管行家怎样望待这一表象,但经王景治理后下游河道能在较长时期内很少发生决溢确是原形,王景主办修筑的堤防工程即使异国首决定性作用,也首到了主要作用。正由于如此,后世对于王景的治河功绩不息相等偏重,在借鉴王景的治河经验时也更为偏重堤防工程。

吾国的堤防工程首源甚早,至迟在西周时期就已经有了记载,所谓“防民之口,甚于防川”这句谚语,就出自公元前八百多年的周厉王时期。传说中的鲧治洪水,就是以堤埂为主要措施。不过当时的堤防是为了“限洪”,即不是为了防止河水泛滥,而是为了珍惜居址不受水淹。

黄河

黄河堤防的历史,首码能够追溯到战国时代。当时各诸侯国之间相互争战,往往决开黄河堤岸,以水代兵。既然能够借用河水来攻城淹军,就足以表明这时已经在黄河两岸修筑了较为高大的连贯堤防了。对此,贾让在他著名的“治河三策”中曾有所叙述。他说:“堤防之作,近首战国,壅防百川,各以自利。齐与赵魏以河为境,赵魏濒山,齐地卑下,作堤往河二十五里。河水东抵齐堤则西泛赵魏,赵魏亦为堤往河十五里。”

遵命贾让的叙述,当时齐、赵、魏三国都濒临黄河下游,齐国地势较矮,最先蒙受黄河洪水之害,于是离河25华里筑堤以防洪。齐国有了堤防的珍惜以后,洪水的要挟被转嫁到赵国,于是赵国也在离河25华里的地方修筑堤防,珍惜本身。同样,位于上游的魏国也效仿之,在自已的地界上筑首河堤。隐晦,这种堤防最初不免带有“嫁祸他人”的意图,但各自都修筑首大堤之后,在各国堤防相邻的片面,又互相有着共同的利害,堤防也就逐渐互相连接首来。大约在战国中期,终于展现了绵亘连贯的长堤,夹护在下游河道的两侧。固然最初形成的堤防在主流两侧相距有50华里之遥,河道还有很宽的游荡余地,但它毕竟使黄河下游有了一条安详的河道。这是黄河防洪工程的一个壮大提高。

战国时不光筑堤周围蒸蒸日上,大大超越以前,同时在堤防的修护上也已具有相等程度。韩非曾经讲到过一个名叫白圭的筑堤行家,评价白圭在堤防修护中相等偏重清除隐患。他说:“千丈之堤以蝼蚁之穴溃……白圭之走堤也,塞其穴……是以白圭无水难。”由此可见,当时对于堤防的修护已相等邃密,连蚁穴之类的隙漏都不简单放过。

战国时期固然已经形成连贯的防洪大堤,但是由于堤防分属各国,各自的利害不尽相通,因此堤防的修筑也不尽相符理,甚至修筑分歧理的堤防,造成人造的险工,给邻国制造麻烦。这种分歧理的状况,在群雄割据的战国时代是根本无法解决的。

秦首皇同一六国,为统筹安排黄河堤防的修筑创造了有利条件。雄才约略的秦首皇在同一文字、度量衡和交通制度的同时,也仔细到了黄河堤防所存在的紊乱。三十二年(公元前215年),秦首皇东游竭石刻石纪功,其中稀奇挑到“决通川防,夷往险阻”的功绩。这两句话的有趣大致就是改建分歧理的堤防从而使某些担心然地段化险为夷。

倘若说秦首皇第一次周详整顿了黄河大堤,那么王景就是第一个主办同一修筑整个下游千里大堤的人。自然到王景治河时黄河已经决口泛滥60多年,在这期间,人们不及不逐渐修首一些民埝来珍惜本身的家园,王景能够在一年时间内修成千里长堤,隐晦在相等程度上行使了这些已有的民埝。从西汉时首,就在濒河各郡国设有特意巡视河堤的官员,负责河堤的修护。王景筑堤后为了保证河堤的扎实持久,也效法西汉旧制,设置仕宦。这种专员负责制度,对于保证河堤及时修护,具有主要作用。

王景以后直到唐末的八百多年间,因河患很少,因此在堤防修护等方面也异国多大挺进。从唐末到五代,河患又转而添多,于是堤防的管理也得到了必定程度的强化。后晋天福年间(936~942年),规定在沿岸上等户中选取一人,担任“堤长”,负责必定段落内堤防的修护管理,每个堤长任期一年,期满后再选他人轮换。接着又命令一些沿河州府的刺史、府尹兼任河堤使,统领河防事务,随时养护堤岸。

这种地方官员兼管本地河防的制度,到了宋代,随着河患的添深而更为完善。宋太祖赵匡胤规定,黄河下游沿河诸州知州兼任本州河堤使,诸州通判或判官充任本州河堤判官。真宗时(998~1022年在位)进一步规定,知州、通判要每两月巡视一次所辖地段内的河堤,县令及其辅官要往往巡视堤防。真宗还规定沿河州县仕宦,任期届满之后不及马上卸任移交必须等汛期事后才能往职,以便保证州县仕宦自首至终恪尽义务,守好河堤。隐晦,经过汛期考验,表明河堤扎实郑重,这才算政绩相符格,否则必将受到响答的责罚。

每年对堤防的大周围整修,称为“岁修”。岁修制度也是在宋代完善首来的,自乾德五年(967年)以后,每年春季的正月、二月、三月,是固定的修护施工季节。这一季节既是农闲,黄河水位又最矮,征用民夫和施工都比较便利。

由于频频崛首较大的工役,北宋当局对于河工服役也做出了一些详细规定,其基本原则是:穷人出力、富人出钱。治河工役必要的人夫是极为多多的,平常的修守,往往一年就要动用10万人上下,这给沿河地区的民多造成了沉重的义务。

宋代对于堤岸的修护规定了一些详细的措施,同时也产生了很多新的技术。在河堤上植树就是一项主要的固堤措施,宋初对此就有特意规定:遵命每一家户籍等第的高下,把沿河居民种树的数目分为五等,第一等50棵,第二等40棵,每降一等,递减10棵。同时还规定厉禁砍伐堤上树木。

植树属于固堤工程,护堤护岸工程则有木龙、石岸以及卷埽等。

清淡木龙是在一根横木上垂下多条直木,状如巨型木钯,将其放在急流处,随水沉浮,能够首到防浪的作用。宋代还有一种木岸,是用签桩和梢料、草料等修筑,也是护卫堤岸的设施。

石岸远创自西汉,但行使不广。宋代时石岸的修筑已经比较远大,清淡通高两丈旁边,往往分为3层全由石块砌成。石岸扎实耐久,但成本过高,只能行使于片面主要地段。

宋代行使最为远大的护岸设施是埽捆。至迟在宋真宗天禧年间(1017~1021年),这种工程设施已经普及黄河下游河道两岸的各险工地段。埽的详细用法是,用成百上千的人把大埽捆推放到堤身单薄处的水下,埽捆中心的竹心索要系在岸上的桩橛上,同时在埽上打入长木桩,直透地下,把埽捆固定首来。由于北宋时远大采用了埽工护岸,整个下游河段共修有45处埽岸,并设置专人管理,因此设置埽工护岸的险工地段,就用地名后添上“埽”字的形势称为“某某埽”。从而,这些埽名也就成了险工名称和堤岸修防机构,其中很多埽名行为地名不息一连下来,至今照样存在。

在护堤工程发展的同时,宋代的堤防本身也有了较大发展,这时已经展现正堤、遥堤、缕堤、月堤等多种堤防。

大河两岸的正堤,清淡只称为堤,是最基本也是最主要的河堤。遥堤是正堤以外靠最外侧的一重堤防,它的作用是在汛期把溢出的河水限定在该堤以内,即控制河水泛溢的周围。遥堤往往距河道最远,甚至能够把一些临河城镇圈在堤内。缕堤是介于正堤和遥堤之间的第二重堤防,它首着补救正堤决溢的作用,即万一正堤溃决,能够马上强化缕堤,以暂时招架水势。月堤的作用大致与缕堤相等,但它只限于珍惜某一幼段堤防单薄的险工地段,故修筑成曲月形,既可用于正堤之外,也可用于缕堤之外。此外,在遥堤与缕堤之间,还有垂直的堤防相连,名为横堤(明代以后称为格堤),也用于局限洪水的泛溢周围。

金人总揽时期,反馈中心河患日好添深,因而朝廷也就更为偏重河防题目。金初,在黄河下游沿河设置25埽,每埽设散巡河官一员,每四埽或五埽设都巡河官一员,别离管理所属各埽。全河一切配备埽兵1.2万人,每年耗用薪草等卷埽材料近300万束。同时援依宋人旧制,令沿河州县官员兼管当地河防。整个管理制度要比宋代更为邃密。

壶口瀑布

到了元代,对于堤防的形势和功用又有了新的发展。贾鲁治河时采用的“刺水堤”,用于堵口挑水,后来又凿沉石船创“石船堤”,照样用于挑水,这两项都是河工史上的壮大创造。此外,还有护岸堤、决口堤、截河堤平分歧形势,逆映出河防技术已日趋复杂。埽工在这时也有了响答的发展,根据作用、形状的分歧特点,已划分出岸埽、水埽、龙尾埽、拦头埽、马头埽等很多种类。

明代对于堤防的偏重外现为两个方面,一是修筑堤防有了更为邃密的施工程序,二是修护堤防有了更为完善的制度。

金元时期对于筑堤的土质已经有了详细的分辨,根据分歧的必要,选用响答的土质。明代除了照样仔细选择筑堤用土之外,还规定临河取土必须远隔堤脚数十步之外,以免在堤下形成沟谷,河水上漫,顺堤走洪,要挟河堤的坦然。

筑堤时每上土5寸,就要走夯2~3遍,夯实后还要用一种铁锥筒取样检查压实密度,以确保大堤质量。

对于河堤的顶高,请求远近高下整齐取齐,施工时经过平准法测量来保证这一请求。同时请求顶宽与底宽要保持必定比例,边坡不及太陡,要让马匹可由边坡上下,故又称之为走马坡。

遵命厉肃的技术请求修成的大堤,还要有邃密的管理制度。明朝人总结古人的经验,签定了“四防二守”制度。

四防为风防、雨防、昼防、夜防,即在汛期大水时,无论风雨昼夜,都要厉添退守。风天简单激水冲刷河堤,因此要强化护堤;雨天简单冲荡堤身,淋成沟槽,因此答仔细修补;白天要仔细防止涨水,堆备招架;夜晚要特殊仔细盗决,强化巡视。

二守为官守和民守。官守指在沿河设置管河机构,下有兵夫分段修守河堤。民守指临近河堤的平民被编成结构,上堤守护。明代的民守结构曾规定为每华里10人,三华里一铺,四铺设一“老人”(管理该铺的头现在)。民守与官守相通,也有义务退守区段,但兵夫常备而民工只在汛期上堤,以不废农事。大堤上往往悬挂着写有“四防二守”四字的大旗,以挑醒守堤兵民时刻警惕出险,古人谓之曰“触现在惊心”。

对于古人植树固堤的办法,明朝人也有很大发展。著名的治水行家刘天和总结出“植柳六法”,其中前三法仍是用于固堤,但方法已经特意拙劣,依法种成后,会使河堤上下全被柳树根、枝护住,人称“活龙尾埽”,足以招架风雨波浪的冲击。另三法有两法是在堤身内外种柳护堤。还有一法最为稀奇,是在坡水漫流难以筑堤的地方,沿河密种矮幼柽柳(俗名随河柳)。这种柳树不怕水淹,每遇水涨即随水退守,缓溜落淤,随淤随长,几年之后,无需借助人力,自然就能够形成堤防。

明代照样因袭卷埽的办法,但形制已更为繁复,有靠山埽、箱边埽、牛尾埽、龙口埽、鱼鳞埽、土牛埽、截河埽、逼水埽等等很多埽名,形制纷歧,用途各异,表明埽工的行使更为普及。

明代在堤防技术上的最大发展,答该说是固堤放淤技术的远大行使。

黄河泥沙含量甚高,因此而引首了主要的水灾,但是在治河时倘若能相符理地行使泥沙,也能够化害为利,甚至行使它来兴利除害。由于泥沙中含有大量腐殖质,具有很高的胖力,因此很早就有人行使黄河支流(如泾河等)来淤灌田园,取得了丰产的效率。在北宋王安石变法期间,又大周围地在黄河干流上引水淤地,由于朝廷的鼓励和挑倡,暂时间引黄放淤形成高潮。行使黄河泥沙淤成的田园特意胖沃,对促进沿河地带农业生产的发展首到了主要作用。但直到明代以前,引黄放淤,不息基本上限止在农田水利的周围内,异国行使它来行为治河办法。

明隆庆末年(1572年),万恭出任总理河道,负责黄河的整顿做事,写下了一部治水名著《治水筌蹄》。书中第一次记载了固堤放淤的办法,并且万恭还在黄河上试用过这种办法,取得了卓异的效率。

固堤放淤的基本方法是把黄河水引到正堤或缕堤的背面,让泥沙沉淤到堤后,借以添固堤防,让泥沙兴利除害。由于黄河水中泥沙含量很高,淤积固堤的效率清淡都比较理想。泥沙沉淤后再引净水回河,还能够达到添大河流水量、减矮泥沙含量的现在标。

继万恭之后,在万历年间(1573~1620年)曾先后4次出任总理河道的潘季驯以及总督漕运杨一魁等人,先后大力推广了万恭固堤放淤的方法,对于巩固黄河堤防首到了主要作用。

对于堤防管理,清代在走政上采取了更为厉肃的措施。明成化七年(1471年),首次竖立总河官员,由工部侍郎王恕总理河道,习称“总河”。清初不息因袭这一建制,竖立河道总督一职,总理黄(河)运(河)两河事务,仍就习称“总河”。雍正二年(1724年)添设副总河一人,专管河南河务。雍正七年(1729年)设江南河道总督一人(由原总河改设),河南山东河道总督一人(由原副总河改设)。前者管辖苏、皖两省河道,后者管辖豫、鲁两省河道。从此两河下游由两总督分治,江南河道总督称南河总督,河南山东河道总督称东河总督。

因河工有关壮大,清代把治河结构按军事建制望待,河道总督清淡都兼有兵部侍郎及右副都御史衔。

总督下设道,是高于府、州而矮于省级的监察机构。各道设有道员,为督修官,兼掌钱粮出纳。

道下有厅、营两门。厅为文职,长官为同知或通判;营为武职,长官为守备或协办守备,统领河营兵。

厅下辖汛,每一汛地的周围从几千丈到上万丈,各汛的长官为主簿、县丞。

汛级武职有千总、把总、分防外委、协防几种名称,地位高矮有差,都是直接统领河兵的武官。

额定设置的修守人员有河兵和堡夫两种,每一汛地配置河兵、堡夫各几十名至上百名,有特意的堡房供其居住。河兵受河营和厅、汛双重总揽,堡夫只受厅、汛管理。河兵职在抢险,比较艰险;堡夫则主要负责巡查修茸,相对轻巧。因此河兵的待遇要高于堡夫一倍以上,外现果敢,勤快耐苦的堡夫有机会转为河兵。

总的来望,经过近两千年的发展演变,清代已经形成了一整套极为齐全的堤防管理体制,它比较有效地保证了河防工程的进走。

至于堤防修护工程,清代对筑堤方法又做了总结挑高,归纳出“五宜二忌”。

五宜:一是相符理选择堤线。堤线答选择在地形高处,不与水争地。同时堤线不走太直,答稍呈曲曲,如许便于防护,不宜出险。二是“取土宜远”。取土地点不光要远,而且还要在取土时隔必定距离预留下土格,如许运土时便于盛走,落成后则能够行使这些土格,在河水漫滩时把泥沙淤到格内,能够首到放淤固堤的效率,又能让土料取之不尽。三是每次上土要薄。不光如此,在两段工程交界处还要仔细互相交叉上土夯打。四是走夯要密。五是验收要厉。

二忌:一是忌严冬施工,因冻土不宜夯实,影响质量;二是忌盛夏施工,防止大水漫滩,无土可取。因此兴修大堤多在春、秋两季进走。

清代埽工自乾隆、嘉庆年间以后,逐渐用柔厢代替了卷埽,从形状和用途两方面也能够把埽分成诸多种类,这与明代的情况相差不是很大。在修防工程上的最大改进是在埽前抛散砖石护埽。砖石在厢埽前堆成坦坡,黄水泥浆灌入后,凝结坚实,特意巩固,以防埽段蛰塌,造成巨险,收到了很好的效率。

固堤放淤在清代比较盛走。康熙年间,靳辅任河道总督,采纳幕友陈潢的偏见,因袭并发展了潘季驯走用过的办法,在邳州(今江苏古邳镇)、徐州等地放淤固堤,都相等成功。为此靳辅特意得意地说“其事甚易,其效甚大”。

靳辅以后,康熙、雍正年间仍有人在黄河下游放淤固堤,至乾隆初年,形成了一个放淤高潮,以后几乎连年放淤,未必一次放淤工段就达500多丈,周围越来越大。这一稀奇的放淤大潮贯穿乾隆一朝60年,至嘉庆初年才有所削弱,直到道光前期才基本终结。但光绪末年,又有人在山东利津等地放淤,淤出田园2000多顷,淤平了40余段埽工,造就和周围都相等可不悦目。

堤防决不是治理黄河最理想的办法,更不是唯一的办法。但在以前的历史条件下,它却是最为实际可走、同时也是最具有直授与好的治河方法。时至今日,即使采用了比它更为妥善的治河方略,堤防照样是操纵其他各种办法的基础,人们还离不开它来控制奔腾的洪水。因此,总结历史时期堤防修护工程和管理制度的经验,对于现在的河患治理,照样具有主要意义。

本文经作者授权,摘自《黄河史话》(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1年7月)(本文来自澎湃音信,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音信”APP)

佛是最有智慧、最能干的人,所以活得轻松、自在、快乐。凡夫是最愚痴、最没用的人,所以活得累、活得苦。佛活得快乐,凡夫活得痛苦;佛的活法是佛法,凡夫的活法不是佛法。佛做对了,用佛法来活;凡夫做错了,用另外一种活法,所以活得累、活得痛苦。

  2020年以来,大多数时间,生活可以用一个“宅”来形容。

周四(7月9日),国际油价走弱,因美国更多州面临重启封锁措施引发忧虑,冲淡了美国汽油需求出现回升迹象带来的利好。本周以来,油价维持在40美元/桶上方,但波动幅度明显收窄,不到2美元。OPEC 会议召开前,投资者似乎不敢出手。

美国能源信息署(EIA)公布的最新数据显示,截至7月3日当周,汽油库存减少483.9万桶,远超分析师预期的减少21.8万桶;需求攀升至880万桶/日,为3月20日以来的最高水平。

(原标题:消费金融将迎万亿蓝海市场 专家建言政策发展方向)

[摘要]技术人员检测了50多款手机软件,这些软件中分别含有上海氪信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和北京招彩旺旺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两家公司的SDK插件,这两个插件,都存在在用户不知情的情况下,偷偷窃取用户隐私的嫌疑,涉及国美易卡、遥控器、最强手电、全能遥控器、91极速购、天天回收、闪到、萝卜商城、紫金普惠等50多款手机软件。